首页 配音资讯 互联网媒介下美食类纪录片配音声音形象从陌生感到接地气

互联网媒介下美食类纪录片配音声音形象从陌生感到接地气

2022-03-17 16:47:42

新媒体环境下,美食类纪录片成为网络平台中纪录片的“红海”,其配音创作也呈现出一系列新样态。《人生一串》系列纪录片的配音创作在声音形象方面进行了创新和发展,为其他同类型纪录片探索创新路径提供了宝贵经验。

phpIBahMg

声音造型是指配音创作者基于影视作品需求和人物性格特点,运用自身声音条件和表达技巧,形成独具特色的声音形象。纪录片中的配音不承担这种塑造人物性格的职能,是类似于其他影视作品中旁白的作用,是一种阐释性的语言。随着影视技术与艺术的深入发展,纪录片配音的应用已经超越了“纯粹的画外音”,成为能够展现作品独特个性的表现手段。在《舌尖上的中国》中,李立宏的配音已经开始探索声音造型的道路,塑造出了一个智慧、理性,极具亲和力和家国情怀的形象,容易被大众接受,但不可避免的带来一些距离感。

为了消弭这种距离感,《人生一串》在声音造型的演绎上更进一步。《人生一串》的配音像老友唠家常,其中不乏调侃、揶揄、唏嘘,也像一位烧烤摊老板在热情地推荐东西,声音亲切自然,风格活泼幽默,甚至偶尔显露出恰到好处的跳脱。

这种生动可感的声音样态是由气息状态、共鸣腔控制、咬字方法、语势变化等多方面的差异共同作用来体现的。具体分析《人生一串》中配音的声音样态可以发现,首先,配音创作者在配音过程中,声音咽腔共鸣较明显,气足而松弛,咬字清晰有力,比较贴合日常生活的声音样态。其次,语势的使用独具特色,尤其在描述食物烤制过程和烤品口感时常用上山类和下山类语势,语势起伏大,而且声音高低轻重的对比强烈,在句尾常有较急促的停顿,用这样的声音呈现出对美味的热爱,能够拉近与美食爱好者们的距离,使其产生共鸣。

除此之外,押韵的频繁使用也给《人生一串》中的声音形象了一些亲切感和诙谐感。押韵本是一种诗文创作的修饰技巧,目的是形成回环反复的音乐感,但由于在小品和相声等语言表演形式中频繁使用,很大程度上解构了其中的高雅,成为了民众喜闻乐见的语言表达形式。《人生一串》中押韵的使用首先在听感上是舒适的,而将不成文律的语言强行押韵又会形成一种荒诞感。例如“一进烧烤店,什么都想点,而块头大的要少点,肚子没条件。趁热吃的要分批次点,冷了不新鲜,下酒小串最后再点,消磨时间”,这么一段流畅押韵的口水话,将纪录片引向轻快的节奏和诙谐的基调。

phpNNOllL

《人生一串》中塑造出的声音形象不仅与烧烤这种平民化的美食相适应,符合它的喧闹感和烟火气息,也一定程度上强化了影片的视听表达,增添了影片的真实性和感染力,并由此拉近了与受众的距离,带动了受众的情绪。最终使得纪录片中的配音与同期声中食客的声音以及作为接收者的受众之间保持在一个大体相同的语境中,形成三方在同一个饭桌上用餐的虚拟场景。这种通过声音形象拉近与受众距离的创新,在很多同类型的纪录片中也有所体现。同是美食类网络纪录片的《街头大厨》采取了另一种方式,直接采用粤语配音,用口语化的表达和第一人称的视角,来介绍自己遇见的人和品尝过的美味,实际上也是想要通过生活化的语言消除陌生感,从心理上拉近与受众的距离。